苍崎阴谋论

微博@苍崎阴谋论/抽风更新,脑洞大又圆,记性很差的仓鼠崎/奈须蘑菇狂信者/空境魔夜吹/没什么能拯救我的fate脑/自拆自逆BLBG通吃都写超·杂食,本命遍地,请看LFT归档/半考据狗出身,无药可救的原作爱好者/想写啥就写啥的二道贩子安利专家,考据MAD或者文,实质都是读后感/天性改稿一万遍的强迫症/LFT不让发的内容指路下方AO3链接(AO3有年龄限制提示请戳右上角proceed进入阅读,电脑和wifi可以打开手机流量打不开orz现在发个文就是这么难/给我repo!(伸爪

【金弓】冰与火(上)

*《冰与火之歌》paro,有一种要变成全员向长篇的不祥预感……

* 外貌描写含有Emiya Alter元素,介意者请及时点x

我永远喜欢龙……我到底什么时候能停止写龙orz一看到龙就不能自已


++++++++++



红堡守卫交叉的斧钺前,来者出示了他的信物。
“让我进去。”
掌心之中,戒指上盘绕的金龙择人欲噬,赤色的双眼灼灼发亮。

金甲的护卫开启厚重的门扉。造访者的出现引起两侧朝臣的一阵私语:他的面容掩在兜帽之下,厚重的黑衣与温暖平和的南方毫不相称,一丝不祥在所有人的心头升腾而起,如同连缀野火的引信上微不足道闪烁着的一点火花。
“陛下。”他单膝跪地,礼仪完备,...

【金弓】重逢(1)

*有三分之二精灵血统的吉尔伽美什X卓尔精灵艾米亚
*《黑暗精灵三部曲》万岁。卓尔这个种族的男性实在是……嗯……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美味的设定!
*先开了个头……

2016/5/20 二稿

2016/5/21 三稿

2016/6/2   四稿


++++++++++

“成交!”
主持者因兴奋而愈发尖利的宣告混杂木槌落下的闷响。台下的客人们鼓起掌来,竞价失败者的叹息淹没在礼节性的掌声中。
即使是压轴的好货,买家出手的过分阔绰仍旧激起了轻微的议论;不少人扭头将好奇的目光投向高处的包厢,但其中神秘人物的身影已被放下的紫色帘栊悉数遮挡。

++++++++++

迅速和安静是此处仆人的教条。他们尽可能地压低喘...

【金弓】后来

*《王与无名之人》四刷完售啦,于是来个后续

*短,模糊,凌乱。没看过正文的肯定不知所云,看过本子全文的请先跑39米()

慎戳,慎戳。

++++++++++

艾米亚在晨光中醒来。

他下床,踩上鞋,穿衣服,洗漱,做早饭。香气开始冒出,他将食物摆进盘子,放上桌,转身回到卧室。

吉尔伽美什陷在被褥间,脸色苍白,双眼紧闭,嘴唇抿成松散的线条。艾米亚低下头去,轻轻亲吻了那没有血色的柔软。

他离开卧室,回到桌前,默默把自己那份吃完,把多出的一份保存好。

上午适合进行各种杂务。这宫殿太过广大,需要做的事情总是很多。大致忙完一切后也就到了中午。他又去看了吉尔伽美什一眼,替他紧了紧被子,回到桌前,...

【金弓】小料《往昔》全文放出

春节快乐w

CP19发售的 #金弓# 小料《往昔》全文在此放出w

感谢每一位支持我走到今天的读者(合掌)

试阅:戳我

下载链接:http://pan.baidu.com/s/1gfyvljP

密码:dtb4


如果阅后能留下repo……_(:з」∠)_


关于卫宫士郎/英灵卫宫的先天左利手(不靠谱)考据

lofter死活传不上图所以只好用了微博写OTZ……请移步这里

在知晓姓名之前(10)【弓士场合】

走ao3啦前文也在那里→戳我

他们下一更会滚在一起(抹一把泪)复健真困难前戏真难写

很短,而且一如既往地卡了。

【金弓】(《往昔》番外)诞生

在黄金乳贴(链接戳我)的刺激下飞快地搞了一把金弓……黑皮和这个最配了!!!

算是弥补了《往昔》小料没肉的遗憾?……但是这个丧病程度……(捂脸)

奇怪的生(fu)子(dan)肉,还有奇怪的道具,千万注意避雷


全文AO3→戳我


死亡如深渊一般。
无尽的坠落。永恒的黑暗中,连挣脱的念头都不得生发。
失却形体。失却意识。灵魂载沉载浮,漠然而温顺。之后会面临何种命运?这并非亡者该苦恼的问题……
“你的职责未尽。”
有冷硬的声音做出了回答。于是他痛彻地体悟到安眠无法真正降临。
死亡并非归宿。他必须……

“……”
黯淡的光线中,苏生的怪物缓缓睁眼。他浅灰的虹膜倒映出对方的金发;浑身赤裸的吉尔伽美什正紧...

【金弓】《往昔》小料二宣



参CP19Day2,二宣详情戳微博→戳我

                        完整试阅戳这里→试阅

与画手一起愉快地搞事,配图是被毙掉的一版封面设计,感觉不发出来炫耀一下太可惜了……

【金弓】往昔 完整试阅

这是试阅。以及开场主角是一成和慎二。

后半部分情节非常血腥暴力,慎入慎入
全文小料参展CP19 Day2 摊位号【K52-54】 【S-I计划】

“神甫!”
这呼唤混着骤而涌入的光线让他猛然抬起头来。手禁不住一颤,因常年摩挲而光滑异常的珠链轻易从汗湿的指间跌落,险险卡在指节上没有完全坠地;只是十字架沉重的尾端在石板上敲出一记闷响。
这意外的响动让年青的领主显而易见地瑟缩了。他不由退了半步,神经质地抬手抚了下精心打理过的淡蓝卷发,掩饰般地整了整胸前层叠的翻领,狠狠皱眉,面上浮现出明显的不满。
“时间到了。”
他从玛奇里傲慢的腔调中轻易分辨出了异常:夹杂畏惧的病态兴奋,报复的扭曲快感与无...

1 / 4

© 苍崎阴谋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