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崎阴谋论

微博@苍崎阴谋论/抽风更新,脑洞大又圆,记性很差的仓鼠崎/奈须蘑菇狂信者/空境魔夜吹/没什么能拯救我的fate脑/自拆自逆BLBG通吃都写超·杂食,本命遍地,请看LFT归档/半考据狗出身,无药可救的原作爱好者/想写啥就写啥的二道贩子安利专家,考据MAD或者文,实质都是读后感/天性改稿一万遍的强迫症/LFT不让发的内容指路下方AO3链接(AO3有年龄限制提示请戳右上角proceed进入阅读,电脑和wifi可以打开手机流量打不开orz现在发个文就是这么难/给我repo!(伸爪

【吐槽】关于老虚

*其实作品是没有高下之分的……所以这是纯个人观点,具有明显的主观倾向性,虚厨慎入。。。。请不要掐我,不过还是欢迎有理有据的争论。
*一如既往没逻辑……(摊手)


先声明,我是故事厨。无论是那种手段,电影动漫小说戏剧,只要是好故事我都厨。
所以特技和福利是骗不了我滴。故事不好一切都白搭。其实对动画这一表现手法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偏爱,只不过是看得比别的多了些罢了。
回到主题。我是蘑菇厨,彻头彻尾的蘑菇厨,属于即使蘑菇偷懒不干活想把它豁上刀口下锅煮或者油炸但那也是我的蘑菇它是枚好蘑菇的那种厨。(不过不是作者厨而是蘑菇的作品厨,毕竟人都是会变的……嗯不过看样子蘑菇也暂时不会做什么坏事)至少活人里让我厨到这种程度的暂时只有蘑菇一个。(顺便一提,我还是布尔加科夫和乔治奥威尔的脑残粉啊!)
不论是对名著还是现代小说,我都是那种偏好特别明显,会把喜欢的作品独自静静看上好多好多遍的读者,并且有自己奇特的评价标准:当一个作品反复看了五遍以上而且每次都还能看出新东西,那才是我承认的好作品。
这点蘑菇行,老虚不行。

我当年也是Fate Zero入fate坑的,被言切的宿命感刺激得在地上直滚,对老虚也是充满了敬意。接下来又看了老虚的小圆脸,觉得也好好啊这种轮回和宿命……在之后是PP,嗯这对黑毛白毛相爱相杀的感觉怎么即视感这么强,风格有点重复了吧……PP第一季结局一出直接吐血:特么的我还特地去又看了一遍《1984》顺手补了《美妙的新世界》还有《我们》你最后的立意竟然还是个人没有得到社会认可的孤独?!那个社会体制完全没变?!逼!格!何!在!啊!(shi一样的第二季和老虚基本没关系于是就不提了,都是泪)(单就故事来说啊,反乌托邦还是《1984》万岁啊。)

从那时开始隐隐约约觉得老虚的东西有点不对劲,直到到处卖fate安利时一个三次元的朋友说了这样的话:
FZ那个故事,作者太沉溺在自己的叙述中了。他创造了一个近乎架空的世界,这个世界里只有他的逻辑,它是个好故事,但逻辑和现实太过脱节了。
对了。就是这样。就是这种感觉。就是这种不对劲的感觉。你会被他的逻辑绑架进去。
老虚的作品是好故事,但的确不是足够好的故事。

到现在,个人对看过的老虚作品的评价是:
这个世界很黑暗,命运很残酷。这震撼的故事让人陷入深深的思考。
……然后嘞?
出路呢?
批判现实主义批判完了,然后呢?
活着的人们怎么办类?

举例作品FZ。FZ的主要矛盾是抢圣杯,悲剧发生的原因绝大多数都是主从不合……人性的弱点……不可更改的宿命……(闪光的Rider组是唯一的例外)刚看时是很震撼,看多了就腻了。而且挖不出更多东西了。
这是一部看完了就完了,基本没有什么现实指导意义,而且更可怕的是,会让三观不成熟的人歪掉,觉得人性就是黑暗得无药可救的作品。
中二期厨老虚是可以理解甚至是不可避免的,但要是一直走不出来……
那可就糟糕了。

举例人物卫宫切嗣。我超爱切嗣身上宿命的悲剧性。但从人物塑造上,我不满意这两点:
1、三次一模一样的选择,搞得好像世界上只有这种悲剧似的。切嗣的命运由于三次必须牺牲所爱之人的巧合叠加,最终走向了那样的结果。老虚给切嗣安排了三场相同形式的,“杀少救多”悲剧,实在是有些太过刻意了;
2、切嗣将理想的实现寄托于虚无缥缈的“圣杯”。主观能动性……相对不足啊。

当一个半考据狗兼处女座真正要下笔写同人的时候……她就会发现大量以前没发现而且躲避不了的细小问题OTZ。
FSN和FZ虽然有承接关系,但是是两个思维迥异风格迥异的作者。所以即使是官方正传而且大部分地方都能对上号,有些地方接不上也是不可避免的。比如闪闪形象的割裂啦,麻婆诡异增长的身高啦……最大的问题就是卫宫切嗣的塑造(说不定当年蘑菇的切嗣设定真的是魔法使嘞那句“我是魔法使”并不是拐小孩用的)。
不得不提创作顺序。虽然按照小说的时间线是卫宫士郎和Archer继承了卫宫切嗣的理想,但从人物塑造的先后顺序来说,“卫宫切嗣”是依托蘑菇创造的fate世界观,从蘑菇创造的卫宫士郎和Archer的理念中借鉴出的概念。个人感觉啦,切嗣的形象没有士郎和Archer丰满。(这也是当然的啦FSN花了多少字写他们FZ又总共有多少字)(虽然老虚的切嗣也是很棒的但果然还是想看蘑菇写的切嗣更多一些……虽然不可能的)
我并不是说切嗣的理想低一等,只是说个人感觉作品的表现FZ没有FSN那么震撼人心。或者说“卫宫切嗣”理想诞生的理由有些牵强,不那么顺理成章。

相较之下,从PTSD的虚假起源诞生的异常者卫宫士郎(Archer)贯彻本心并且被世界承认的人生……更加瑰丽和令人感慨。

悲剧比结局光明的故事更好写。

不过你要硬让我说明我也无法描述这种感觉……蘑菇的作品要是能一两句话说清楚就不是蘑菇了……想打我脸就去把FSN游戏通一遍怎么样?(无耻脸)

还有啊,觉得“看个动画漫画轻小说玩个游戏而已想那么多干嘛”的家伙们,请别说出来打自己脸。你不动脑子还嘲笑别人动脑子咯。社会要是这种人占主流当年文字都不会出现好伐,电影动画都是时代的新的表现手法,好故事好思想,只要是好内核,管它怎么表现都是好东西,请不要摆出一种“我不懂我就瞎比比”的高人一等嘴脸打击创新啊。

然而这些都是个人观点罢了。我就战战兢兢十分文青地提一下:

文学的终极意义到底是什么?

反正不是把矛盾暴露出来,甚至在作品中把矛盾夸大或者刻意制造出来然后一扔就不管咯。


好了努力刹车总结。
我看腻老虚黑暗的故事了。我还是喜欢光明和希望,并且相信它们。
老虚要是再不转型或者把作品开个头就扔给别人卖自己牌子的话……就会变成我心中下一个Kalafina了(她们风格重复的作品我也已经听腻了)。








最后,送给看到这篇文的诸位的福利:
你们知道卫宫士郎其实是个左撇子吗!详情戳微博:戳我

评论(41)
热度(38)

© 苍崎阴谋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