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崎阴谋论

微博@苍崎阴谋论/抽风更新,脑洞大又圆,记性很差的仓鼠崎/奈须蘑菇狂信者/空境魔夜吹/没什么能拯救我的fate脑/自拆自逆BLBG通吃都写超·杂食,本命遍地,请看LFT归档/半考据狗出身,无药可救的原作爱好者/想写啥就写啥的二道贩子安利专家,考据MAD或者文,实质都是读后感/天性改稿一万遍的强迫症/LFT不让发的内容指路下方AO3链接(AO3有年龄限制提示请戳右上角proceed进入阅读,电脑和wifi可以打开手机流量打不开orz现在发个文就是这么难/给我repo!(伸爪

【周迦】残损之铠

*悄咪咪地深夜放出

*周迦本《日影之交》内文之二

*ABO,强制标记,浴室play……你们懂的,未成年禁止入内

(衷心希望废狗官方今年白情继续搞事)



“叮咚”

没人应门。他又耐心地按了几下。

“叮咚叮咚叮咚——”

乏味的音响一再重复。屋内仍然一片沉寂。

——不出所料。他习惯性地推了推眼镜,哼笑一声,从口袋中摸出早就备好的钥匙。

咔哒。机关弹开,从微微敞开的门缝间溢散出的一丝气味让他猛地摇晃了一下。随之而来的狂喜吞没了他;他快速闪进门内,急急落锁,将那气味再次关进封闭的空间。

“我回来了——”

以拖长的音调喊出这样饱含讽刺的问候,第一次到访的客人在狭小的玄关弯下腰去换鞋。一双满是尘土的皮鞋胡乱翻倒在门口,与屋主人喜爱洁净的习惯十分不符。鞋架上除了主人日常穿的那双金红配色的夸张拖鞋外并没有为客人准备的拖鞋,于是他便只穿着袜子踏在了木地板上。

他将外套安置在门口的衣架上,顺手将地上掉落的那件也捡起挂好。屋内没有亮灯,唯一的光源是窗外渐渐坠落的夕阳,金红的光线与沉重的寂静一同在狭小的室内盘桓。他走进客厅,视线掠过地上散乱丢弃的长裤,在其上显而易见的湿迹上停留了一下,而后抬高,盯着浴室虚掩的门扇。

 

终于。

终于到了这一天。

漫长,漫长的筹划,刻骨铭心的等待终于过去……

……所以不再急于一刻。这报偿需要缓慢地,一点一点地……

——吞噬殆尽。

 

用有点不稳的动作,他摘下了眼镜。

“那个发情的Omega……”他用微微发抖的声音开始了独白,“是我让她出现在那儿的。孤立无援地蜷缩在你下班回家的街角……按你的性格不可能丢下她不管。”

“在援助到来之前,你一定会把自己的抑制剂用在她身上。”

“不过我没想到的是,唯一一副速效抑制剂竟然被你藏在耳环里,难怪之前派出的小偷都没能从你身上翻到。”金色的镜框在攥紧的指掌间发出断裂的哀鸣,他以此抑制放声大笑的欲望,过度的愉悦几乎让他痉挛起来,“不过也没关系了,反正你用掉了它。”

“她散发的信息素引起了你的同调发情,而你身上已经没有药了。送走她后你急忙回来,却发现藏在屋内的抑制剂也不见了。”

他意味深长地顿了顿。

“是我拿走的。”

“我查到了你的过去。身为孤儿你幼时作为实验体秘密接受了特殊改造,而这实验最后被证实非但无法提高生育几率,反而会导致Omega的难以受孕和持续发情。”

“经过这种改造的孩子,将来如果分化为Omega,只能终生通过特殊的药物来抑制发情。”

“你的第一次发情期来得实在太晚,而那时作为医学生的你已经有能力独立配置出这种药物。你的伪装如此完美,以至于所有人都以为你分化为了Beta。那改造对Beta并无效果,于是围绕你的秘密监视停止了,你的这段经历被从档案中完全抹去。”

“……但是我做到了。”

他咏叹般地歌颂自己的功绩,随手将眼镜抛了出去,在镜框与桌面清脆的碰撞声中走上前去,伸手握住浴室的门把手。他感受到了金属上冰冷的湿意;曾经摸过此处的指掌定然沾满冷汗,“我发现了,揭开了你竭力掩藏的秘密。”

“我让你无坚不摧的宝甲……”压低的嗓音中满是病态的欣悦,“……出现了破绽。”


剩下的走ao3咯→戳我

评论(9)
热度(417)

© 苍崎阴谋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