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崎阴谋论

微博@苍崎阴谋论/抽风更新,脑洞大又圆,记性很差的仓鼠崎/奈须蘑菇狂信者/空境魔夜吹/没什么能拯救我的fate脑/自拆自逆BLBG通吃都写超·杂食,本命遍地,请看LFT归档/半考据狗出身,无药可救的原作爱好者/想写啥就写啥的二道贩子安利专家,考据MAD或者文,实质都是读后感/天性改稿一万遍的强迫症/LFT不让发的内容指路下方AO3链接(AO3有年龄限制提示请戳右上角proceed进入阅读,电脑和wifi可以打开手机流量打不开orz现在发个文就是这么难/给我repo!(伸爪

【金弓】冰与火(上)

*《冰与火之歌》paro,有一种要变成全员向长篇的不祥预感……

* 外貌描写含有Emiya Alter元素,介意者请及时点x

我永远喜欢龙……我到底什么时候能停止写龙orz一看到龙就不能自已



++++++++++



红堡守卫交叉的斧钺前,来者出示了他的信物。
“让我进去。”
掌心之中,戒指上盘绕的金龙择人欲噬,赤色的双眼灼灼发亮。

金甲的护卫开启厚重的门扉。造访者的出现引起两侧朝臣的一阵私语:他的面容掩在兜帽之下,厚重的黑衣与温暖平和的南方毫不相称,一丝不祥在所有人的心头升腾而起,如同连缀野火的引信上微不足道闪烁着的一点火花。
“陛下。”他单膝跪地,礼仪完备,发言稳重,“我为您带来长城上的讯息。”
那声线让所有人都想起了学城飞出的白色渡鸦。极北之地的严寒这一瞬刺痛了所有养尊处优的头脑。不安的私语蔓延着,直到王下达了命令。
“都退下。”
布料的窸窣,皮革的吱呀,铠甲和剑鞘的碰撞。杂音很快远去。空旷的大殿上,只余铁王座上的王与依旧维持跪姿的黑衣人。寂静笼罩下来。王细细打量着恭谨的骑士,食指若有所思地叩击着王座生铁的扶手,指根刚刚戴回的龙形戒指敲打出有些刺耳的声响。而来者显然亦富有耐心。他等待着,如同铁铸一般岿然不动。
王终于开了口。
“没想到是你主动回来找我。守夜人的首席游骑兵……”
“无铭。”
王皱起了眉头,这无理的打断让他不快:“什么?”
“无铭。”黑衣人冷硬地重复,他抬起头来,一双灰色的眸子中隐隐透着暗金,“我早已舍弃旧日的名姓,请称呼我为无铭,陛下。”
吉尔伽美什高亢地嗤笑一声。
“你真以为一席黑衣就能将过去的一切悉数掩盖?”他的红瞳中燃烧着恶意的火焰,“背誓,罪孽,逃避……我的侍卫长,亲爱的艾米亚,最后的‘卫宫’——本王可是对过去念念不忘。”
“争论并无意义。”对这讽刺守夜人毫无反应,他枯燥地回应,“此次我仅仅承担渡鸦的职责,将信息传达于你。”
“凛冬将至,异鬼苏生,亡者的大军在绝境长城之外徘徊。一切生者都逃不过这场浩劫。”他的语气肃穆,“必须尽快备战。”
“喔?”吉尔伽美什好整以暇地拖长了话音,“我凭什么相信你的梦话?”
“因为我就是最好的证据。”
他站起身来,掀开兜帽,拔出匕首利落地割裂自己的皮甲,直到裸露出整个上身。防具的残骸落在地上,不算明亮的光线在他的胸口闪烁;吉尔伽美什皱起了眉。
金色的纹路从他的心脏杂乱地蔓延开来,一直攀上脖颈和面颊。他的发色是全然的灰败,毫无血色的嘴唇微微开合,平静地吐露真相。
“我曾为异鬼所伤。普通的武器对那群死人毫无效果,只有用龙火,龙晶,还有瓦雷利亚钢才能消灭他们。”
王离开了他的王座。守夜人目视他缓步走下阶梯,来到身边,将掌心贴上自己的胸口。
“致命伤。”吉尔伽美什低声发问,“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森林之子将龙晶嵌入我的心脏。”他微微弯下脖颈以便对上王的视线,“否则我早已是异鬼中的一员。”
“所以本王面前现在站着个死人?真是有趣……”
吉尔伽美什漫不经心地调侃,手掌顺着守夜人胸肌的纹理向下。无铭的双手动了动,竭力压抑制止他的冲动。
“你想让我怎么办?”他的指尖在他肚脐的凹陷周围暧昧地画圈,“派军队去和那些东西作战?”
“龙石岛的地下埋藏着大量的龙晶。”守夜人的声音听上去不那么从容了,“有了武器,就有消灭他们的可能。”
“坦格利安的发源地还藏着这种东西?”王哼笑一声,不置可否。他忽然伸出胳膊揽上守夜人的脖颈强迫他低头, 嘴唇贴上他的耳畔。
“你所自比的渡鸦比你要快上许多。”吉尔伽美什慢慢地说,恶意地将气息呵入对方的耳廓,“你带领的那支小队逃回来了,学士寄出了讯息。信中描述了异鬼的军队,攻击的无效,你的自愿殿后……还有火光,硫磺味,兽类的吼叫,暴雪中生着双翅的庞大阴影。”
守夜人一动不动。他的呼吸很轻,几乎察觉不到。
“我的贝勒里恩。”吉尔伽美什亲昵地呼唤,“它回来了?”
他的尾音震颤在大厅中,守夜人的瞳孔收缩了一瞬,变得尖细。他猛地想要退后,王却用力拥住了他,紧盯他变为金色的双眼。
“告诉我。”他柔和地呢喃,“你变形了?”
“我……不知道。”无铭干涩地回应,“变形毫无规律,下一次能不能成功……”
“它回来了。”
吉尔伽美什笃定的断言制止了他。王凑近亲吻他的嘴唇,蛇般的红瞳因为满盈的欢乐而妖异闪光。
“为了拯救他人,你向来愿意付出一切代价。”他的指尖抚上守夜人脸颊上残留的暗金,“不要在长期忍受的严冬中遗忘龙火的温度,不要奢望一袭黑衣能让你从这份责任中脱身……你已经死过一次了,我的艾米亚。你为守夜人献出了生命,你的誓言已经达成,你可以回来了。”
“你要我再次成为你的帮凶?”他声音苦涩,“那种荒谬的屠杀……”
“荒谬?”吉尔伽美什放声嘲笑,“残暴,专横,荒唐……你早就知道这些!”
“而你也明知我会是个好的国王。”他温和低语,额头抵上他渗出冷汗的额头,“统治七国需要的是血与火,而并非优柔寡断。”
他放开了他。王身后甩起的披风打上守夜人攥得紧紧的拳头。吉尔伽美什一步步走向千把武器铸成的权力象征,回身坐下。他俊美而威严,仿佛这王座就是为他而造。
“战争又要来了。”他俯视着沉默的骑士,在空旷的大厅内掷下宣告。
“我要求你陪伴在我身边。”

评论(8)
热度(83)

© 苍崎阴谋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