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崎阴谋论

微博@苍崎阴谋论/抽风更新,脑洞大又圆,记性很差的仓鼠崎/奈须蘑菇狂信者/空境魔夜吹/没什么能拯救我的fate脑/自拆自逆BLBG通吃都写超·杂食,本命遍地,请看LFT归档/半考据狗出身,无药可救的原作爱好者/想写啥就写啥的二道贩子安利专家,考据MAD或者文,实质都是读后感/天性改稿一万遍的强迫症/LFT不让发的内容指路下方AO3链接(AO3有年龄限制提示请戳右上角proceed进入阅读,电脑和wifi可以打开手机流量打不开orz现在发个文就是这么难/给我repo!(伸爪

黄金之王

冰与火之歌paro,妄想的闪闪发迹史,提及小恩,很惨

写着玩,扔完就跑

++++++++++

  
偶然相会的旅人,天赐的伙伴,暗夜中的同行者啊,感谢你们的篝火、烈酒与干粮,感谢你们拯救一位素不相识的吟游者。他曾亲眼目睹云层之上的鹰巢城,信奉淹神的铁民旗帜上张牙舞爪的海怪,经历过风息堡外的风暴,嗅过高廷盛开的玫瑰,饮过多恩比青亭岛最好的美酒更为甘冽的淡水。兰尼斯特的家堡永不陷落;可能只有绝境长城的坚固才能战胜那座岩石上雕刻出的凯岩城。
不,我并无意冒犯,我的确不该对未曾见过的事物妄加揣测。
北境已经给了我教训,而我仍不知悔改。七国之中,这片土地是我最后前来的地方。南方的长夏麻痹了我,令我低估了北境风雪的可怖,让我饥寒交迫地倒在了夜晚的路边。若不是你们,若不是仁慈的守夜人向我伸出援手,我漫长的游历就会无人知晓地终结于此。
我坦陈自己的经历并非为了炫耀。我知道你们中肯定会有不少人见识过南方的永夏,经历过激动人心的围猎,盛大的舞会与我未曾经历过的辉煌。但一切已成过去,罪行、爵位与荣誉在誓言中被你们统统舍弃。我知晓你们的苦楚。你们为了王国的安泰,在这与世隔绝的北地忍受着极寒,孤寂与死亡,而用歌声驱散这些是我天赋的使命。
感谢,感谢你们的喝彩。令人遗憾的是,过分的寒冷让我的手指僵硬,无法演奏我引以为傲的竖琴。作为补偿,就让我于此献上我最为宝贵的故事。

我黑袍加身的听众们,这个故事是禁忌的秘密。它的传承依靠耳语,任何一个吟游者在开口前都要衡量再三,惧怕空气的震颤泄露一切,惧怕王国的铁钳伸进他闭不上的嘴里拔走那条惹事的舌头。而我,我并不惧怕可能的流言:守夜人的兄弟恒久缄默,如同风雪之中屹立的长城。况且真相就是如此,真相,即使在我们死后,尸骨成灰,也会顽强地生存在学城的记载与后人的头脑之中继续存续下去。

好了,我的开场白已经太过冗长,我的听众大约也要丧失耐心。就让我在此揭露故事的主角:不焚者,最后的龙骑士,七国之主,铁王座上黄金的诸王之王,吉尔伽美什。
关于他的传奇你们已然知晓太多。他夺回父辈一度失去的王位,用龙火将它铸得更为坚固;他废除了旧神的信仰,将鱼梁木砍伐殆尽;他残酷而果断,用血与火停息了维斯特洛连绵的征战。在他的治下,和平已经持续了十数年;无论之后如何,他的名姓都将为后世传颂。围绕他的逸闻如同生生不息的野火;不过我敢说,你们听闻的一切都及不上我的故事完整和真实。

众所周知,他是他门第高贵的母亲在婚前与不知名者诞下的私生子。想一想坦格利安的传统和这个孩童受到的对待,我们有理由将怀疑的目光投向他母亲英武的兄长。但是这仅仅是猜测;毕竟他并没有纯血坦格利安银金色的头发。他的发色是纯金,比你见过的最耀眼的阳光还要夺目。他猩红的竖瞳宛如野兽,比被割断的脖颈喷涌的鲜血更为艳丽。他的容颜,我敢说,不逊于任何一个生者,也不逊于任何一个已被死亡带走无可考证相貌的美人。任何一个见过他的人都会承认那是天生的王者;这事实无可辩驳,血统和封号在他的威仪前不值一提。光之王的祭司曾经在他出生前预言过一位救世者的诞生;虽然假借人口宣读的神谕大多模棱两可,但显然这次并未落空。

为了保全家族的荣誉他从出生起就被送往与世隔绝的龙石岛,远离流言和诋毁,在那里平安成长。守卫他的是首席学士培育出的人造之人,名为恩奇都的战士;那绿发的兵器在他们长期的相处中被他赐予了人心,成为他最为忠诚的骑士和此生唯一的挚友。
在他诞生时,坦格利安的火焰已然奄奄一息。他们赖以征战的巨龙已经从大陆上销声匿迹,只余雪白的头骨供奉在君临城中。但是希望没有断绝:在他七岁那年吉尔伽美什从城堡的地下寻回三枚龙蛋,他牢牢守着它们,直到两年后簒夺者的船队登陆。他在君临的血亲已被屠戮殆尽;恩奇都护在最后的坦格利安身前,即使身体被十数柄长矛贯穿也未曾倒下。据说那天他杀死的簒夺者比一整支国王铁卫杀死的都要多得多。他们为他的勇武感到惊骇,懦弱地退却,在城堡中点燃大火,希图以这种不名誉的方式彻底终结旧日的统治。

那火烧了两天两夜,直到一场前所未有的风暴袭击了龙石岛。那是怎样的一场灾难啊:海水暴涨,狂乱的海潮改变了海岸的形貌,停泊在港湾中的船只悉数覆灭,岩石崩塌的巨响彻夜不停,直到第二天的朝阳升起。苟延残喘的住民瑟缩着离开房屋,他们之中有人有幸目睹了那此生不可能忘却的景象。
逆着晨光,于焦黑的废墟之中,吉尔伽美什的身形显露出来。他浑身赤裸,毫发无伤,怀抱着挚友的残骸——那具尸骨已被火焰焚透,看似高大的身躯九岁的孩童也能轻易抱起。在吉尔伽美什站起的那一刻,他怀中的人形崩散为无数的灰烬从他的双臂中坠落。孩童低垂着头,看着手中流逝的最后一捧尸灰,看着地上破裂的,带着黏液的蛋壳。
三条新生的幼龙停在他的肩头,挥着翅膀,尖利地嘶叫。

那微弱的宣告化作丧钟在簒夺者耳畔轰然鸣响。七年之后,成人的吉尔伽美什驾驭着三条巨龙,带领着他的军队,将复仇的战火一路燃烧到君临城下。

你们一定听闻过那红堡发生的传奇,但你们一定没有听过如此详尽的描述:簒夺者瑟缩在铁王座上,王厅的大门轰然洞开,他未及开口说一句话便被龙火焚烧殆尽;吉尔伽美什缓步走上台阶,将燃烧的尸骸随手拂落:它飘散的样子并不比任何一抔灰尘特别。最后的坦格利安坐上属于他先祖的铁王座,用簒夺者唯一遗留的纯金王冠为自己加冕。他的三条巨龙不断地喷涂烈焰,火光跳跃在构成这王座的每一柄剑的剑尖之上,直到整个王座变为赤红。吉尔伽美什的披风燃尽,铠甲化为铁水,而他岿然不动,直到王冠融化,金色的熔岩顺着他的短发流淌下来,在他的脚边凝固,铸成黄金之王新的统治。

相信我,那神迹可以让在场的每个人膝盖发软,继而心悦诚服地俯伏于地。

我们本不关心王座的归属,我们只希求和平与安稳。
不焚者,最后的龙骑士,七国之主,铁王座上黄金的诸王之王。他的统治至今稳固,而我们祈祷它能长久。

评论(4)
热度(53)

© 苍崎阴谋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