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崎阴谋论

微博@苍崎阴谋论/抽风更新,脑洞大又圆,记性很差的仓鼠崎/奈须蘑菇狂信者/空境魔夜吹/没什么能拯救我的fate脑/自拆自逆BLBG通吃都写超·杂食,本命遍地,请看LFT归档/半考据狗出身,无药可救的原作爱好者/想写啥就写啥的二道贩子安利专家,考据MAD或者文,实质都是读后感/天性改稿一万遍的强迫症/LFT不让发的内容指路下方AO3链接(AO3有年龄限制提示请戳右上角proceed进入阅读,电脑和wifi可以打开手机流量打不开orz现在发个文就是这么难/给我repo!(伸爪

【狂王黑弓】未完

黑茶还不出新设定。

黑茶还不出新设定。

黑茶还不出新设定。

 

明明狂王都有新幕间了。


想写Alter组。憋得快爆炸了。

……强迫症,没有更多设定写不出完整的故事来。

……

怒而扔段子。




*不连贯的片段,狂乱的梦话

我所有的文刚开始都是这个状态= =希望有一天能有机会整成逻辑通顺的故事



(1)


满是倒刺的粗长凶器捅进体内。这种程度的疼痛,远及不上一刻不停的自我崩坏。

  耳鸣。嗡嗡的杂音。晃动的脑浆在颅骨内打出波涛颠簸的错觉。

  腕上的钢环被尾尖穿过,缚在一起悬在头顶。
   仰躺着。另一种绞索。另一柄戳进心口的枪尖。细密的,埋入颈间的利刃。

瞬间的死亡拉长为永恒。

  他腐败的身体遍布裂隙,血肉间奔涌着滚烫的熔岩。暴露于空气中的部分嘶嘶作响,冒着白烟不甘冷却,在体表化为凝固的黄金之河。

凡人的躯体怎能经得起如此锻炼?捶打金属,而不该是……
黏腻的舌尖舔舐上去,尝到锈迹特有的冷硬腥甜。
咯吱破裂的玻璃心脏。铁铸的血管中流淌着赤红铁水。肌肉是岩石。开裂的皮肤是破损的悬崖。
  作为核心的灵魂早已腐坏。

  双枪。双刀。不可分离。随意拆卸。

    黑与白。混杂中界限分明。

  在敌人体内开出满是刀剑的结界。这苦痛他每刻都在忍耐。反噬的起源。骨骼摩擦,关节间是钢铁的刺耳声响。


“毫无意义。”
  漠然陈述,他没有丝毫反抗的意图。



(2)

他抽出骨头,抽出满是尖刺的脊梁,在手掌中变为猩红的长枪。

  他的枪支撑着他正如现世生命终结的时刻。挟裹猩红的溪流奔入海洋。那即是波涛之兽诞生的处所。
  这防具现在护卫着尸骸。

还能活动的尸骸。
  盔甲扎入皮肉。敌人的血溅上去,于黑的底色涂饰暗红的花纹。

  在那之前,骨铠的内里早已被自己的血肉浸透。
  

“无聊啊。”

尸山之上,乌鸦聒噪的鸣叫之下,立于生死边缘的杀戮机械散漫仰头。

“……无聊。”


(3)


在忍耐痛楚方面,他们都已麻木。
反复崩毁的肉体,神经已然坏死。触觉迟钝。情感滞涩。

  ——于是。

  快感这种本该平常的东西,于他们遥不可及。

  互相撕咬,精确地把控死亡的边界。进攻的一方与承受的一方界线混淆。

  没有人能再现他们宛如厮杀的性爱。獠牙咬断喉管,在愈合前吞引滚烫的岩浆。长尾卷缚,尖利的骨刺扎入皮肉,手腕被生生扎穿。钢铁的锋刃划伤惨白的面容,将猩红的纹身染成一片温热的污浊。发烫的弹壳溅落,在后颈留下灼烧的瘢痕。

  

  “哈……哈啊……”

  没有哀鸣。只有恐怖的,肉体撕裂的声音。指甲,骨刺,钢铁,腐败的肌肤与残存温度的血肉。灵魂还未逃离尸骸,于是他们尚且能够浑噩地互相慰藉。

  “咕……”

  残破在互相观照下愈显残破。缺失的情感,记忆,触觉,不会因为偶然的激烈接触归还于虚无的灵魂。

“都只是无用功。”

“啊,是啊。”

心照不宣。


  他们只是,于当下,打发着无意义的时间而已。



评论(2)
热度(60)

© 苍崎阴谋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