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崎阴谋论

微博@苍崎阴谋论/抽风更新,脑洞大又圆,记性很差的仓鼠崎/奈须蘑菇狂信者/空境魔夜吹/没什么能拯救我的fate脑/自拆自逆BLBG通吃都写超·杂食,本命遍地,请看LFT归档/半考据狗出身,无药可救的原作爱好者/想写啥就写啥的二道贩子安利专家,考据MAD或者文,实质都是读后感/天性改稿一万遍的强迫症/LFT不让发的内容指路下方AO3链接(AO3有年龄限制提示请戳右上角proceed进入阅读,电脑和wifi可以打开手机流量打不开orz现在发个文就是这么难/给我repo!(伸爪

【士枪】【弓枪】夏日骤雨

*FHA背景,可看做(不知啥时候能填完的)枪士文《残留之物》的番外。
*Archer真名已暴露
*3P。士枪+弓枪。R18。
*OOC。


++++++++++

他坐在回廊下呆呆看天。

雨势渐盛,在庭院的积水中砸出一片嘈杂。夏季的阵雨丝毫不讲道理。日光灿烂,而后乌云袭来,雷声炸响,猝不及防。

“无聊啊。”

不适合去码头垂钓的天气,让人提不起劲来。

过分潮湿的空气。皮肤都要发霉一般。炎炎夏日难得的凉爽,泼溅的雨水沾上裸露的脚踝,甚至有些发冷。

闭上眼,砸下雨滴仿佛正击打橡木的枝叶。

赤色的枝条。在无论时间还是空间都过分遥远的回忆之中灼灼发亮。无法狩猎的日子他们会聚集在王的宫殿之中。宴饮,喧哗,漫漫长夜自有不会腻烦的消遣送上门来……

“……”

开锁声。

拉门被掀开。便利袋扔在地上。慌乱地换鞋。一路小跑,急促的脚步逼近过来。

“哟。”他没回头,向后随意摆了摆手,“我帮你收了。”

“!太好了,多亏了你啊Lancer。”为了抢救晾晒的被褥匆匆从商业街赶回的屋主松了一大口气,“真是的,忽然就下起雨来,明明出门时阳光那么好。”

确认了被褥的安全后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已经被淋到湿透。士郎苦恼地抖了抖紧贴在身上几乎透明的白T恤,胡乱捋了把黏在额上的碎发。

Lancer仍旧没有回头。

“在看什么?”

“没什么。”

同居人反常的安稳让士郎不安起来。他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喂。”对方却出人意料地先发话了,“作为帮你收拾的回报,来做吧。”

“……啊?”

Lancer终于动了。他随手撸下束发的金属环,脱力般地向身后堆着的被褥一倒。蓝色长发散落开来,在雪白背景的映衬下艳丽夺目。他侧了侧头看向士郎,“怎么,不同意吗?”

“Lancer你也稍微为我考虑一下啊。”下意识地揉了揉腰,士郎不抱希望地嘟囔,“这么频繁的话,承受的一方负担很大的。”

“那就换你在上面。”

“……啊?”

士郎张大了嘴,神情呆滞。Lancer皱了皱眉,有点惊讶的样子,“别告诉我你还在意这个?”

“不是……那个……”

“好啦。”Lancer伸出手去抓住士郎的一只脚踝,“先把你这湿衣服扒下来,别感冒了。”

“等——哇!”

Lancer略一发力,士郎就失去重心,扑倒在了层叠的被褥上。他只来得及翻过身,那双放大的红瞳就逼近上来,猛犬的门齿叼住了自己上衣滑落的下摆。

这种事情对Lancer来说如同吃饭喝水般自然。士郎无可奈何地叹气,顺从地抬高胳膊,任凭Lancer帮他将湿透的上衣剥下。



(ao3万岁→戳我 有年龄限制提示请戳右上角proceed进入阅读,电脑和wifi可以打开手机流量打不开,现在发个文就是这么难orz

(或者排版不太爽的微博图片版→戳我

评论(16)
热度(129)

© 苍崎阴谋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