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崎阴谋论

微博@苍崎阴谋论/抽风更新,脑洞大又圆,记性很差的仓鼠崎/奈须蘑菇狂信者/空境魔夜吹/没什么能拯救我的fate脑/自拆自逆BLBG通吃都写超·杂食,本命遍地,请看LFT归档/半考据狗出身,无药可救的原作爱好者/想写啥就写啥的二道贩子安利专家,考据MAD或者文,实质都是读后感/天性改稿一万遍的强迫症/LFT不让发的内容指路下方AO3链接(AO3有年龄限制提示请戳右上角proceed进入阅读,电脑和wifi可以打开手机流量打不开orz现在发个文就是这么难/给我repo!(伸爪

  母亲的卧室,黑白分明,没有一个花点,黑白分明的窗户:白雪和那些小树枝。黑白分明的画《决斗》,画上是在皑皑的白雪上干着黑暗的勾当:群氓杀害诗人的永世的黑暗的勾当。  

  普希金是我的第一个诗人,可是我的第一个诗人被杀害了。

  从那时起,是的,从我亲眼看到纳乌莫夫的画里普希金被杀害的那时起,我的整个幼年、童年、少年每日、每时,不断地受到伤害。我把世界分成诗人的世界和众人的世界,我选择了诗人,选择诗人加以保护:保护诗人,免受众人的伤害,不管这些人穿什么服装叫什么名字。

                      ——玛琳娜·茨维塔耶娃《我的普希金》

                             (全文→戳我 说实话翻得一般,凑合看)

评论
热度(13)

© 苍崎阴谋论 | Powered by LOFTER